别文子

你是我的无可奈何。

情书3.0

十九岁生日快乐,@花川 
永远爱你。


我的亲亲,我的女孩,我的小朋友。现在你要十九岁了。我在过去的一年里不停地反思我自己,也反思我们的关系,这座充满了历史的光辉之城会不会变成水月镜花。我不知怎么办才好。

在一段关系里面,缺席已经是致命的了。而当我们的根基开始逐渐崩塌,又会发生什么。这一切的痛苦源自于我,所以我也正为此痛苦着。我也总是想如果当年如果当年,我们总不会如此。我不知道我的陪伴有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我好像并不能吞噬你的噩梦了。如果一开始我争气一点,会不会这些噩梦能晚一点出现早一点消失。不确定如今这个在廉价的早晨逐渐沦亡的我,还是不是很多年前你眼中那个初夏的荷塘。

关于我的一切,我无意隐瞒。我从未想过要隐瞒你什么,只是我不知怎么开口。我不知你是否对我的生活与情感的细枝末节感到腻味,也不知你听到这些话那些话之后的感想。有些我鬼迷心窍的事情,我希望你能问我,什么都可以,我什么都会回答,我的生命里没有什么不能给你看。我总是过于小心翼翼,唉,你别皱眉,你最珍贵。我最怕失去你,其次害怕离开你。因为就算离开我也一定会回来,你要等着我。可是我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在这一过程中与你的世界脱轨。我嫉妒你身边的每一个角色,甚至怪罪。其实我不喜欢陌生人,不喜欢喧哗的环境,并不是很喜欢烟酒,也不喜欢空荡荡的大街,或许这些你都知道。我只是喜欢你。因为你。我可以和我的朋友们一整年不见面,但我时时刻刻都想见你。我从每一次见面得到勇气,得到对这世上美好事物的憧憬,得到一种仿佛时间不曾走过的安心。我不能失去你。那是撕走我一半的灵魂。我不知道你还想不想看那些被我收藏的岁月,打开我的年轮,每一圈都有你。你是最最重要的独一无二,没有人像你。

我去年描绘了许多愿景,或许因爱而不得。我也希望,像那时候憧憬的凡你流泪之处我身必至。我受够了做遥远的英雄,我只想在你身边做个凡人。我也只是个凡人,我也想要天长地久。我也会悲伤会难过,也会觉得没有我也没有关系,但当你牵我手,那些阴暗什么都不是。我很想念在迪士尼看烟花的那个晚上,无数次想要回到那个时刻,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拥有了全部。

语言天生就是贫乏的。我不知道怎么说,只能吐出一句句仿若老套的“爱你”。即使我担心得快要死掉,也只能讲出抱抱你。也渐渐难以说出想你,但我真的每天都在想你。也常常梦见你。梦见和你在海边放烟花,梦见陪你坐过山车,梦见离家出走一起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梦见你来到我的窗前要和我一起离开。梦幻的生涯无非拖手逛街,这句话一开始就是对你讲的。

但你又太好,你或许值得比我更好的……什么人。但问题总是能解决的吧。我相信你爱我。
祝愿的话太易于重复,愿你的世界永远丰盈,愿你的生活永远温柔,愿你的心里永远有白马鲜花。

我爱你。

今年没有年终总结。
基本没有产出。

我根本不想知道这个人和你关系怎么样,过得好不好。
我曾经很想要一颗糖,现在不想要了。可是也并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炫耀这颗糖有多么甜。我连这颗糖的糖纸都不想看到。

我这个人可能就是很软弱很优柔寡断
有点什么事根本不想管
一要做决定只想找个树洞睡一晚
今夜买床帘有感

(我居然押韵了!)

除了叹息之外,我什么都不能做

除了叹息之外,我什么都不能做


飞鸟吹走春风
梧桐被山淹没
除了叹息之外,我什么都不能做

青年变回昨时老者
棺桲留恋人间不肯腐朽
我看见一艘艘船远航——
它不会再回来

我翻开书,白纸割伤了我的手指
除了血迹之外,我什么都读不到

原野离开月色
荻花被口折堕
除了叹息之外,我什么都不能做

7.30

绕树三匝之后的事

请你握住我的手
以无言的回望
在第一根弦被拨动之前
在冰块降落到杯中之前
引领我

让我不至踏破一地的红色花朵
不至举起新被授予的权柄
以无心的呵气
唤回我

从盈满了星光的夜里
从穷尽真理的默示中
再一次审视我的皱眉
求你

求你,即使是伪装出的甘愿
折起我的灵魂
叠成你喜爱的形状
自此我不再迷茫我的样子

我知这一切终将归零
我缺少的难以补齐
我过剩的不可割裂
那一程风雨下的是我
不是你

Fin.
5.16

暮天

是个诗没有错。
除个草。







暮天

在两手交叉的指缝之间
在残喘的哭泣之外
流出的是紫色的


推倒并撕毁所有心甘情愿的盟约
——那是城墙下的炮火逼我做的决定
那一卷旗帜我佯作从未扛起
那一朵玫瑰一直都是枯死的姿态
是,它枯死了
故无关红白

依依不舍不肯快走的诗人写无言的诗
心怀魍魉的歌者偏爱冗乱的歌词
好教世人晓得、好教你晓得
真实美于洛水上的神明
美于心中仅此的伪象

情人看见暮天晚霞
在日出之前
自顾自地死去了

2017.4.6

情书2.0

提前。
亲爱的,4.25生日快乐。 @花川


  十八岁,对于一个人来说代表什么呢?可以公然出入网吧,可以开房,拥有了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从此便是一个成年人了。但事实上并没差。生活既定的轨道也并不会因此偏离多少。对于你来说也是的。只是能当魔法少女的最后期限过去了。我不知道人们怎么界定少年时代,但我想是要到二十岁才截止。那么一想,也还有两年可过。另一方面来说,你也永远是我的小女孩呀。

  我曾想过要送你一双高跟鞋,后来做罢了。怕买来磨你的脚,有怕你不喜欢,唉高跟鞋就是那么烦的。也想过送口红——可这一点也不特别!其实你之前就可能猜到了,毕竟我露了一点……想说的都在这个礼物里了,虽然因为我蠢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到你手里……

  因为只剩下那么几天了,高考,说来我虽然是心理压力小的那一类,但也不是不慌张。一个烂俗得不行的说法,你是我的精神支柱,希望你不要觉得何德何能,也不要觉得担不起,我说是就是的。无论如何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可以一起上课一起写纸一起租房子住——我妈说如果是你和我一起住她会很放心。尽管我最近常常假设以后,各种突发情况也考虑了,我仍然不能接受没有你。在一个大学城片区也不错的。小说里写的那些轻轻松松就可以上一个大学都太小说了,填志愿是多么难啊。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你可能会比我早醒,然后一起赖床到不得不起来的时候。会在哪一个逛街回来的夜晚一起看一部电影。可能也会有冲突,但我想没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

  如果我是一棵树,那这一定是一首标准情诗。作为人,我生命的年轮上也刻满了你的名字。

  虽然这封情书也没能落到纸上,但网络也算是很永恒了。和去年相比,我没有什么词藻,似乎也强加给你许多爱意。语淡情深,你晓得的。

  我的女孩,你就要成年了。我突然不知该感喟些什么。不想再惶恐以后的岁月,也不想痴迷于过去。能在往后每年你的生日给你写一封情书,你也能读到,就是很好的事情了。

  年初读了一个蒋勋,有一定要给你看的片段,也正是我的心。

  “我爱你。

  我对着你消失的捷运站入口这样在心底轻轻呼唤。我想,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入口,在拥挤而且杂乱的人群中,我如何能重新找到你。在时间一点不肯停留的毁灭中,我如何可以在未来见面的时刻仍然一眼能认得出你来。

  我们在挑战毁灭。

  在分开的时间里,你将经历的改变和我将经历的改变,都无法预知。所以我们什么都无法预言和承诺。

  如果我呆滞且迂腐了;如果我在庸俗的功利社会里变得冷漠且无情了;如果,我不再怀抱着对生命热切的怀疑与梦想;如果,我变得自大而且自私,停留在原地,不在阅读和吸收新的知识,不在学习如何更积极地热爱或以行动关心我所存在的世界……

  我不要我们的爱成为堕落和停滞的借口。

  因此,我承诺给你的爱,是在分离的时刻,借着对你的一切记忆,建立起自己对完美、健康、开朗、善良与智慧更大的信仰。

  在我们的身体变成许多碎片之后,我们要在几乎无法辨认的碎片中重新寻找对方,也寻找自己。”

我的世界本来就只有一个料碟那么大,所以米粒般的悲伤对我而言也是很大的悲伤。

当我觉得我不再浓烈地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写不出东西来。
也不能说是不再喜欢一个人,只是这种喜欢已经变得乏善可陈,写出来没有意思。该说的已经说完,而又因为时间点的停滞再也没有新的灵感。
我写不出好东西来了。我晓得的。
也可能只有我这样的人是靠情感驱动的,早该被淘汰。